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沃地寒士赵化鲁的网易家园

生活着,思考着,写作着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化鲁,晋南沃地一寒士也。中国名博沙龙成员,新华网“2008年度十大新秀博客”,中华语文网“2008十大年度人物”,光明网“名家博客”、精英博客“名博推荐”,博客日报“文化名博”,网易博客“社会名博”,通网“山西之子”专栏推荐。 有文字在中央电视台、现代快报、光明日报、新快报、山西日报、考试指南报、美国《侨报》、《大众文学》、《经典美文》等媒体发表,诗文入选中国诗歌学会、大众文艺出版社、四川文艺出版社等组织编辑的多种选本。著有散文集《泰山顶上去看云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老王与老田 文/赵化鲁  

2016-03-04 20:34:53|  分类: 文学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王与老田
          文/赵化鲁

       在一个地方呆久了,往往会生发出别样的感受。厌倦?困顿?抑或是舒适慵懒以至于沉迷?一时半会儿还真说不清。倒是偶然的事件,不经意间会让心湖涟漪微荡,难以平复。
        高中毕业多年的小东,在省城某报当记者。这回下来采访,向我打听个人。此人姓王名子任,当年在学校团委工作,曾在小东创办的文学社当指导老师。哦,小东说的王老师,我怎么会忘呢?老王属马,比我年长一些,我俩还颇有几分渊源呢。
        上世纪八十年代末,我大学毕业分配到高中母校QW二中任教。二十郎当的年纪,血气方刚,心事当拿云,宏大的文学梦想只好寄寓于小小的文学社活动中。建于古镇郊野的二中,距县城十几公里。彼时,县城高中也有个学生文学社,指导老师叫王子任。兄弟学校的兄弟社团,社团的指导老师间顺理成章地有了联系。最初是笔墨交往,鸿雁传书,后来他领着学生过来,我也去过他处,交通工具都是自行车。当年的老王,三十来岁,戴副黑框大眼镜,圆脸盘,从文学角度,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浪漫诗人徐志摩。可老王一点也不浪漫,不苟言笑,刻板到让人产生距离。刻板的老王,写得一手好字,他刻版油印的校报社刊,横平竖直,端庄秀美,读来神清气爽。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,和老王没有太多深谈。我教了几年书,去了省城进修;老王没多久也从学校去县图书馆工作,编印一本图书导引类小报。其间,我去县图书馆看过他一次。后来得知,老王是学校的合同工,非正式人员干一段换个地方,实属正常。世事难料,谁能想到,许多年后,老王再次和我成了同事。
        世纪之交,我调入县城高中。学校没有了老王,生活该咋过咋过。有一天,看到老王又在学校出现了。这回,他被返聘为勤杂工,锄草,浇花,整日和花花草草打交道。闲来碰面,我们不再说什么文学,谈谈天气,感叹下岁月,如此而已。又几年过去,老王不见了,他辞工回家,大概又有别的营生干了吧?
        老王的故事说到这里,该说说老田了。老田其实应该叫田老,老太太八十开外,白发如雪,一袭红上衣,煞是精神。我到学校时,田老师已退休多年。听好多人说起她的传奇人生,直接面对面,迄今总共两次。头一回,在小区后门,她从邻居家出来,我热情搭讪,田老师拉住我手,问这问那。得知我不在一线,目前干些辅助性工作,她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要好好干,还把自己当年在学校图书馆的工作心得,一一传授。田老师对自己的岗位充满深情,嘱托我转告年轻同志,一定要尽心尽力,把接力棒传好。
        第二次谈话发生在几天前,正是记者小东向我打探老王近况的时候。我约了老干局李兄去宾馆和小东谈事,李兄来电,他正在田老师家慰问。田老师是老干部活动的积极分子,她的老伴卢老师多才多艺,吹拉弹唱样样行,老干局组织的文艺活动一般都少不了卢老师的身影。可惜卢老师十年前故去了,田老师孤身一人,不时到散布四方的儿女家住住,一晃就是大半年。难得田老师在家,这回老干局领导前去慰问,我也趁机拜会聆教。见我赶来,田老师拉住手不丢,十分高兴。她给大家说起单位,说起家人,深情款款。单位的人事,单位的草木,老伴的敬业,老伴的节俭,细语慢声沁人心脾,点滴往事,宛然目前。说到动情处,老人忍不住以帕拭泪。
       老王与老田,一个年过花甲,一个步入耄耋。他们的人生,都与我供职的单位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在这个园子里经历,早入溶于其澎湃的血脉。因为工作于斯生活于斯,才有了苦旅之后的回眸,才有了学子小东之类的挂念。老王赋闲在家,接接孙子看护宅院;老田颐养天年,海内游走。单位还是那个单位,不时有新人进,也会有旧人出,出出进进,司空见惯。古话说,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王者,土者,让我联想到本文的两位主人公。不管是临时工还是正式工,他们都曾是这块土地上的一员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谁也不必奢望久驻不去。值得思考的问题是,你能给这里留下什么印记,或者说这里会给你留下什么记忆。在这白云苍狗的世事变幻中,你,我,他,她,无一例外,都是过客。
        春日午后,太阳暖洋洋的。春过了是夏,夏去了是冬。我也会离开,而且必将离开。从他人身上,我捕捉到自己明天的影子。溥天之下,莫非王土,我们的灵魂永远与所依存的土地同在。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,面对熟悉而又陌生的故地,我们都是时间的孩子,老王是,老田是,我们都是。

2016.3.3午至午后,韬晦室―豆木轩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