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沃地寒士赵化鲁的网易家园

生活着,思考着,写作着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化鲁,晋南沃地一寒士也。中国名博沙龙成员,新华网“2008年度十大新秀博客”,中华语文网“2008十大年度人物”,光明网“名家博客”、精英博客“名博推荐”,博客日报“文化名博”,网易博客“社会名博”,通网“山西之子”专栏推荐。 有文字在中央电视台、现代快报、光明日报、新快报、山西日报、考试指南报、美国《侨报》、《大众文学》、《经典美文》等媒体发表,诗文入选中国诗歌学会、大众文艺出版社、四川文艺出版社等组织编辑的多种选本。著有散文集《泰山顶上去看云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初春的心事  

2016-02-26 21:50:58|  分类: 文学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初春的心事
          文/赵化鲁

        有株清冷的树,在庭院转角处,默然把过往的行人打量。人们不以为意,一任匆遽的身影和沓沓的足音,漠然地抛给檐上的晨来昏往,树下的草枯草荣。
        树旁的喧闹场景不是没有,而且一年一度,如约而至。再过些时日,树的花要开,且总是先于叶而发。花莹洁,温润,粉白,气息馥郁。花香招来蜂蝶,花容让年少年长的行者驻足。大家有的拿起手机,有的取来相机,对着绚烂的花树拍个不停。也有人干脆伫立,沉浸在花气氤氲的春光里。少男少女,三三两两地围坐廊檐,展卷,或品读,或轻语,一派盎然而静谧。这一份雅致,让你不忍袭扰。
        花儿不会一直开下去。春尽夏临,缤纷的花雨随风飘舞,美得让人心碎。花之后,嫩叶吐出。叶由嫩变老,再以后,枯黄了,凋零了,雪花成为枝上的风景时,这株树也就完成了自己的四季。
        喜欢这株树,缘于她的质朴与率真。在其不远处,有柏,有松,松柏岁寒而不凋,得到的赞誉众矣,我不愿再去凑热闹。反而我想,松柏是万木中的贵族,攀荣结贵,趣炎附势,是尘俗的痼疾;大自然中,恐怕也有尊卑贵贱之分吧。那几株歪斜的古柏,不粗,却也上百年了,人家倨傲地俯视路径,自信满满。当然,大意也会失荆州的。那年冬天,雪很大,枝叶密集的柏负雪,沉甸甸地下坠,不情愿地向曾经鄙夷斜视的邻居折腰了。
        近日,有几则消息传来。朋友母亲作古,老太太八旬而终,算高寿了。另有邻居老父,年届望九,腊月底见面时,衰则衰矣,但言谈自如,不料一过年就故去了。前者,是我的老同事,二十七年前,我走上社会后的第一份工资,自她手中领取;后者毕生从教,德隆望尊,我现在单位的领导的前任的前任,师出其门。午间,街头偶遇某古稀老者,他自称是后者的学生,提及班主任老师当年的教诲,仍如坐春风。他说,老师脾性刚直,但爱生如子,以至于那个动荡年代,弟子们铁杆相护,最终得以过关保全。
        初春是个欣喜的季节。花开不惊,花落由之,才算知晓春的真谛。开是自然规律的一种,落也是一种自然规律。如果开得烂漫,开得恣肆,无怨无悔地扑向大地母亲的怀抱,寿终正寝,亦各得其所吧。
        春伊始,我的那株树还没开花。每每走过,我都屏气凝神,怕惊了花的沉睡。不能掐损任一颗芽苞,那其实是一朵睡着了的花。寂寞的树相守孤独的我,相看两不厌。这个春天,有株待开花的树,因为她的蕴蓄,而让我寂寞不再,而让我孤独疏离。

2016.2.26午后,韬晦室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