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沃地寒士赵化鲁的网易家园

生活着,思考着,写作着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化鲁,晋南沃地一寒士也。中国名博沙龙成员,新华网“2008年度十大新秀博客”,中华语文网“2008十大年度人物”,光明网“名家博客”、精英博客“名博推荐”,博客日报“文化名博”,网易博客“社会名博”,通网“山西之子”专栏推荐。 有文字在中央电视台、现代快报、光明日报、新快报、山西日报、考试指南报、美国《侨报》、《大众文学》、《经典美文》等媒体发表,诗文入选中国诗歌学会、大众文艺出版社、四川文艺出版社等组织编辑的多种选本。著有散文集《泰山顶上去看云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温暖的鞋窝 文/赵化鲁  

2016-12-01 18:10:24|  分类: 文学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温暖的鞋窝
          文/赵化鲁

        今年春上,应西贝君之邀,偕三两文友,北游桥山。
        西贝的家在县域北端的桥山脚下。从城里赶到山下时,已近午饭时分,西贝家人备下一桌堪称“山珍”的佳肴。鸡蛋家养鸡下的,菜蔬屋后地里种的,主食是可口的地菜面,同行者吃得津津有味。西贝的老父亲八十开外,高高的个子,身体康健,言语间谦和地微笑着。饭前招呼老人家到北房客厅同桌进餐,他婉辞不就,说自己在厨房吃点即可。
        饭毕准备出发,西贝提议从西坡上山。怕我的皮鞋对付不了崎岖山路,西贝的小弟拿出一双崭新的运动鞋,鞋是给他们父亲才买的,还没顾上(或舍得)穿。我试后合脚而舒服,但觉得穿老人家的新鞋不太合适,西贝哥俩连连说没事的。
        我们一行从义合庄(俗称酸枣村)步行北上,过下庙神村,不久便抵山跟前。沿沙石坡路盘旋而上,走走停停,将近两个小时终达山巅。山顶黄帝庙已基本修复。凭庙南望,山脚下村落片片点点。其中,有个小村叫八顷,离西贝家几里地远,那是生养祖父的老家。祖父的童年少年乃至青年之初,都在八顷度过。成年后因生活所迫,才独身迁居二十里之外,继而成家,养儿育女,家族衍生。如今八顷村,尚余祖父的小弟健在,我的叔祖父八十八岁高龄,已届米寿。曾祖母百岁高寿而终,她的坟茔就在我俯瞰的视野里。
        从山上下来,我们选择了一条荆棘丛生的近路。路果然近,但因少人行,路径渐被灌木遮掩,陡峭坎坷。相互扶持而下,历尽险阻,但也领略到别样的风景。返回西贝家时已暮色四合,没多逗留,作别热情友善的西贝一家人便匆匆返城。
        日子如流水,一晃大半年过去了。几天前听说南下打工的西贝回来探视其父,秋冬交替之际,老人家抗不住,生病住院了。昨天还听其家人说快好了,今天正准备去看望,却接到西贝的电话,说其父病故了。约了文友赶去吊唁,山还是那山,院子还是那院子,文友执手相顾无言,仅仅见过一面的这位老人,果真匆匆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我还记得上次穿过的鞋,那温暖的鞋窝伴我山行的始终。又忽然念及,祖父少时依山而居,一定爬过村北的桥山。山坳里,也许曾回荡祖父童年嬉戏的欢笑;松柏后,说不定晃动过祖父兵荒年逃难的身影。在山路攀援,我的脚印,可否与祖父的足迹重叠?凌绝顶一览,目之所及,或许亦为祖父所曾见?
        决计用一次爬山表达缅怀,怀念刚刚远行的西贝之父,追思远去已久的亲爱的祖父。行走山间,坎坷备尝,怎么走,也走不出父老温暖的鞋窝;漂泊四方,甘苦历尽,无论走到哪里,身后永远披拂亲人探寻的目光……

2016.11.12午,豆木轩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