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沃地寒士赵化鲁的网易家园

生活着,思考着,写作着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赵化鲁,晋南沃地一寒士也。中国名博沙龙成员,新华网“2008年度十大新秀博客”,中华语文网“2008十大年度人物”,光明网“名家博客”、精英博客“名博推荐”,博客日报“文化名博”,网易博客“社会名博”,通网“山西之子”专栏推荐。 有文字在中央电视台、现代快报、光明日报、新快报、山西日报、考试指南报、美国《侨报》、《大众文学》、《经典美文》等媒体发表,诗文入选中国诗歌学会、大众文艺出版社、四川文艺出版社等组织编辑的多种选本。著有散文集《泰山顶上去看云》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冬园小记(外一篇)  

2015-11-16 11:44:46|  分类: 文学人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冬园小记(外一篇)
   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赵化鲁

 

    初冬的园子,才似乎更称得上是个园子。万木萧索,天空徒自湛蓝。没有葳蕤花草的妆点,园子最终回归了本真。不经意地回首,园子正定定地与我对视。我远远地看她,她也气定神闲地向我看来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园子,她远不是今天的样子。我在一篇文章里写到:格物楼和礼堂成犄角之势,拱卫起一块不大的园子,约两亩见方。园子周遭,青砖砌成矮矮的围栏,沿围栏是横斜的古柏,碗口粗。园子中央有棵大大的合欢树,三三两两的榆树、楸树,散落在园子里,绿地和碎石铺就的小径,占据了园子的大部。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花儿,在初春和盛夏,点缀了园子,鲜活了季节。如今春过,夏临,不多的几束花儿,依然保留着春的芬芳,让夏的脚步,沾染了春的气息。那是夏季,恰好有雨,于是写下了一段文字:“有雨飘过初夏的天空”。而今,已经初冬了,园子今非昔比,季节的更迭还在其次,更大的变化来自人为。

       于是不得不忆起当初的美好。和园子结缘,正是我心空灰暗的时候。隔了浓密的冬青,在夜色和细雨里,我与园子各居其所。园子不知我的疲惫和忧伤,或者她知道,只是不愿说出。她平静而缄默地陪伴,黯然销魂的我,自顾自地沉湎,浑然不知身旁的园子如影随形。园子迎来春天,蝶啊鸟啊欢呼雀跃,经年的古柏,一脸肃穆。古柏知道,春花开了会落,蜂蝶自有归宿,那些鸟儿必经迁徙之苦,热闹属于彼,凄清归于此,见惯不惊。古柏的睿智,源于岁月的恩赐。园子的围栏是砖砌的,破败了,再砌起,周而复始,依然如故。

    我承认,我喜欢怀旧,特别是人到中年以后。有人说,怀旧意味着衰老,可忘却就要肩起背叛的骂名,孰重孰轻呢?那些面对园子新貌的眼睛,大概不会想到当初园子的模样。对于我而言,园子永远是当初的园子,就像我永远走不出园子赐我的气场那样。鞋底轻触碎石小径的欣喜;走过莫名的花,油然而生的亲吻冲动;还有,针尖般的雨,润湿脸庞,无邪地挑弄我的发丝……不知不觉地,园子在我的心中位置不可替代。有段时间,得以充分地俯瞰小园,园子的四季尽收眼底。园子何尝不在看我呢?看我的西窗虚掩,看我的枯寂晨昏。

    是不经意间的回望,让小园和我有了久违的对语。她饱经变迁的容颜背后,依然那颗休戚与共的心灵。我不能对改变小园的一只只大手喊停,甚至无法报以一言半语的怨嗟,我能做的,就是默默地和小园相守。不管她经历多少风霜,无论我走出多远,小园永远是我的小园,一如我是她最初唯一的眷恋。

曲园春

      这是一个薄阴的春日。早上,南行归来,洗却千里征尘,漫步熟悉的小园,花娇水静,亭阁俨然,不由人不驻足。
      池约半亩,水畔蓬松了周遭灿灿的金黄。是迎春花吧?貌似不经意的一簇,实则精心梳妆,一例鲜嫩的色,亮眼醒神。水底倒映着古柏和廊檐,一弯玲珑的桥,轻盈了水。是因水设桥,还是为桥引水,并不重要;可贵的是,桥与水相映成趣,对影作双。水的北端,堆起了假山,既已名之假,也就不要和它较真了。好在其下有株莲翘,硕大的花朵莹白若玉,挺拔如炬,煞是壮丽。花临水,水涵花,“闲花照水”之境,概莫如此吧?
       尽管是薄阴天,可花木的生气及水光的潋滟,未减损分毫。毕竟到了万物复苏的时令,谁也阻挡不了新春勃发的激情。曾记得,冬寒凛冽,厚重的雪,压折了高洁的松干柏枝,吱呀断裂声,是心碎的声响。那时候,朴拙的园子,完全不是今天的样子。时过境迁,物已非,人又如何呢?
       鸣啾的春鸟,洒落满耳欢快的种子。羞怯如初雪的花儿,面对“感时花溅泪”者,忍不住嚷嚷:别那么消沉好不好?山河犹在,草木葳蕤,怀揣一个粉妆玉砌的国,风刀霜剑,岂不成就了清寒的自我?嗅一团花气,瞅几眼叶绿,心中兀自春水微漾了。
       曲园逢春,不是凿池堆山者的初衷,若有人妄图窃春意以自许,徒增笑料罢了。春来了,柳自绿,花自开,水自鲜活,这是造物主的功德,绝不因沧海桑田的变更而轻易。消受春光,从一朵花开始。花是云的寄寓,云是雪的别名。天阴欲雨,雨润花娇。一缕柔情缱绻,她是水,是海,是拂晓的光亮,是山巅的霓裳。春江潮水,海上月明。
       行走曲园,见有人对花而立,也有人为景停步。可我心底的春,酿就了别一个曲园,怕只怕少有人会了。若谁偶入,不求你懂,惟愿你好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